要闻    |    城市远洋   |    原创    |   老外在福建   |    直观中国    |    融播报    |   福建好故事   |    特色产业    |   热点专题   |    舆情智库    
福州金鱼:逍遥数百年,游进好时代
2020-11-11 09:35:41来源:福建日报编辑:尹小兵责编:胡晓萌

福州金鱼:逍遥数百年,游进好时代

  最畅销的金鱼品种——福寿 (受访者供图)

  从历史深处走来,在沧海桑田的洗礼中,人文底蕴愈发深厚,而今走向世界,锻造出全新的产业格局

  福州金鱼:逍遥数百年,游进好时代

  古往今来,承载美好寓意的金鱼一直备受人们喜爱。福州地处闽江水系流域,一年四季都适合养殖金鱼,已有400多年历史。

  得天独厚的自然和人文环境,使福州金鱼品种多、档次高、产量大,在京津、苏杭、广州、福州四大金鱼产区中十分耀眼。如今,福州有大小金鱼养殖场60余家,年产值3亿多元,产品出口到日本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。闽侯县更是“中国金鱼之乡”,拥有金鱼养殖场38家,养殖面积1100余亩,年产各类成品金鱼800多万尾,年产值达1.4亿多元。

  集约化、专业化、生态化引领下的产业化

  明代万历《福州府志》记载,“金鲫,能变幻,可蓄盆中,俗呼为盆鱼”。到了清代,郭伯苍的《闽产录异》详细地记载了金鱼品种的体态、色泽、饵料、繁殖等内容。

  《闽产录异》写道:“‘盆鱼’即金鱼,福州南台银湘浦业此者数十家。”上世纪中叶,福州民间养金鱼还集中在银湘浦(今福州市台江区广达路一带)。村民在自家后院摆放大水缸来养殖金鱼,在街边售卖补贴家用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,随着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,金鱼市场蓬勃发展。也在那时,福州城区的金鱼养殖场因拆迁大量迁移到闽侯县。

  “那时,闽侯已有三四十家金鱼渔场,但产品大多销往东南亚国家,国内鱼商跑到福州反而找不到金鱼。”闽侯县金鱼协会会长张文春介绍道,那时,福州金鱼在国内市场供不应求,价格甚至超过了外贸出口价。

  同时,福州金鱼业进入快速发展期,走向产业化。金鱼养殖者的理念发生了质的飞跃,从农家粗放式养殖向集约化、专业化、生态化养殖转变,涌现出一大批专业养殖人才,积极参加各类大赛、展会。从2010年开始,福州金鱼连续在全国金鱼锦鲤大赛上获得冠军、亚军、季军等多项大奖。

  保种创新“政产学研用”加速跑

  从“产学研”向“政产学研用”转变,福州金鱼产业的综合优势越发显现。

  金鱼产业的核心竞争力是品种的新、奇、特,渔场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品种筛选,但筛选出的品种的优良性状不容易稳定遗传。因此,品种筛选与遗传稳定成为关键环节。

  “我们从2014年开始跟文春金鱼场合作,结合企业的生产需求,进行金鱼的品种改良、性状稳定这两方面的工作。”福建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黄镇博士介绍,他的团队通过基因组测序辅助育种技术、诱变育种技术、雌核发育技术,分别提升金鱼育种效率,产生新品系,稳定金鱼的优良性状,同时还开发了相关DNA分子标记,实现金鱼品种的产地溯源,有效保护福州金鱼的知识产权。

  同时,作为福建省科技厅、福州市科技局认定的科技特派员,黄镇通过定期走访、开设讲座的形式,为企业提供品种选育和病害防治的科技服务。张文春介绍,他的渔场作为项目承担单位,高校作为技术依托单位,共同完成了一项福州市的科技计划项目。“同时,我们渔场也为高校的科研活动提供了支持,比如,近期黄镇博士团队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了论文《金鱼的进化起源和驯养历史》,我为这个项目提供了多个品种的金鱼作为研究对象。”张文春说。

  去年11月,福州市海洋与渔业技术中心分别与闽侯县南通春园鲤生态养殖场、闽侯县荆溪关中潘氏观赏鱼养殖场、福建永杰鱼天下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签订《福州市海洋与渔业技术中心金鱼产业合作框架协议》,建立福州市海洋与渔业技术中心金鱼试验推广基地。双方就金鱼养殖技术指导、金鱼养殖设施改造建设、金鱼种质资源保护、金鱼病害监测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。这一平台促进金鱼产业科技成果转化,加速集研发、转化、推广示范于一体的技术创新体系的建立。

  “我们卖得最好的金鱼是‘福寿’,占了整体销售的80%。”张文春介绍道,“福寿”是福州兰寿金鱼的简称,这种鱼头部具有发达的肉瘤,短鳍,体态圆润,憨态可掬,很受市场追捧。经过几代人改良的福州兰寿,更是在全国各类金鱼大赛中多次获得冠军。

  三产融合 小金鱼挖掘大潜力

  2013年,福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发布了福州金鱼产业提升规划,提出形成以福州金鱼为龙头,集旅游观光和休闲娱乐于一体的观光型渔业,使福州金鱼产业成为福州现代渔业新的经济增长点。

  2016年,闽侯金鱼协会成立。在闽侯县南通春园鲤生态养殖场、潘氏观赏鱼养殖基地等龙头企业的带领下,闽侯金鱼产业逐渐形成群体效应,差异化竞争,共享资源。福州金鱼产业在转型升级过程中,向集苗种繁育、养殖、饲料加工、销售、科研开发于一体的产业化经营转变,也带动了金鱼饲料、水族箱制造、假山造景、金鱼文创等配套产业的发展。

  “我们与福州大学、福建农林大学等高校专家合作,研制出了全国第一款由金鱼养殖场自主研发、专门给金鱼喂食的配方饲料。”潘氏金鱼养殖基地的负责人潘国诚介绍,这款饲料一公斤100元,虽然一公斤比普通饲料贵40多元,但能让金鱼生长更快、色彩更艳丽。今年6月刚刚推出新款饲料,已经有不少经销商向潘国诚拿货,在线上销售。

  随着市场的扩大,金鱼产品也根据受众需求进行了调整。潘国诚介绍,今年他们才推出饲料和定制鱼缸,销售量还在爬坡阶段。此外,已经有一些养殖场提供园林绿化、假山造景等业务。“虽然现在衍生产业才刚刚起步,但随着金鱼产业的发展,这些配套产品会有更大的市场空间。”潘国诚说。

  金鱼文创也崭露头角。在刚刚开馆的国潮金鱼博物馆中,印着金鱼图案的冰箱贴、瓷器、茶具,金鱼形状的耳环、吊坠等文创产品吸引着不少游客的目光。“我们有专门的团队设计和生产金鱼文创商品,还和福州脱胎漆器等传统工艺有机结合,打造金鱼系列文创产品。”国潮金鱼博物馆馆长廖述阳介绍道。

  目前,闽侯县出台了《关于加快金鱼产业发展六条措施》等一系列扶持金鱼产业发展的文件,鼓励养殖者大胆创新。在福建建新花卉产业园,张文春的春园鲤生态养殖场投资600多万元,建成占地面积1200多平方米,集观赏、展销及宣传于一体的金鱼文创园。不仅如此,闽侯县荆溪镇关中村正谋划打造以金鱼文化为品牌的特色小镇,成为以金鱼元素为核心的多元化综合旅游基地。

  金鱼产业与其上下游产业、衍生产业的融合,不仅形成了产业链各环节的聚合效应,也充分填补了产业盲点,不断挖掘出巨大的市场空间。

  “人等鱼”网络销售成为主战场

  张文春表示,今年,虽然有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但福州金鱼产业不仅没有减产滞销,有的产品反而较往年提早3个月售罄。

  “从去年3月开始,我们就经常通过网络直播卖‘福寿’。”福瑞金鱼养殖场经销商小李告诉记者,疫情期间,他一天最多能卖出200尾“福寿”,每只价格在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,销售量同比增长3倍。“现在买金鱼的人变多了,群体也越发年轻化了。”小李说。

  像小李这样的金鱼从业者可不少,大家纷纷玩起了短视频、网络直播,主要集中在抖音、快手、淘宝、微拍堂这4个网络平台,许多活跃的“网红”开展直播带货,销量呈现出爆炸式增长。网络销售平台逐渐取代线下销售渠道,成为福州金鱼销售的主战场。

  “有些经销商几天就来进一次货,多的一次能拿5万尾。”张文春介绍道。

  据介绍,2020年上半年,闽侯县金鱼网络销售量就达到上年全年销售总量的2倍。借由网络销售渠道,福州金鱼完成了从“鱼等人”到“人等鱼”的华丽转身,走向欣欣向荣的新业态。(见习记者 徐文锦)

国际在线版权与信息产品内容销售的声明

1、“国际在线”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。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独家负责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市场经营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的所有信息内容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、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3、“国际在线”自有版权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国际在线专稿”、“国际在线消息”、“国际在线XX消息”“国际在线报道”“国际在线XX报道”等信息内容,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)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。

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,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不得超范围使用,使用时应注明“来源:国际在线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、媒体、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、使用“国际在线”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。否则,国广国际在线网络(北京)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,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、诉讼费、差旅费、公证费等)全部由侵权方承担。

4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国际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丰富网络文化,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5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,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。